消毒产品“治”鼻炎鼻舒堂涉虚假宣传被罚.txt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网报道, 明明只是消毒产品,却在宣传销售时自称“药物”,误导消费者。检察官多次以消费者身份暗访调查宣城的三家鼻舒堂门店,体验产消毒产品“治”鼻炎鼻舒堂涉虚假宣传被罚.txt品时多次被几厘米长的棉签插进鼻道中,甚至出血。经过细致的调查与固定证据后,宣城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鼻舒堂总公司及其在宣城的三家门店提起公益诉讼。日前,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四被告立即停止虚假和引人误解的宣传,确认其行为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需分别在国家级及市级媒体赔礼道歉,支付6000 元至20000 不等的赔偿金,并承担调查取证费用。

  忽悠:

  消毒产品吹成“神药”

  “400 年祖传秘方”“不吃药、不打针、不手术”“轻轻松松告别老鼻炎”……看到这样的宣传广告,受鼻炎困扰的人可能会以为自己遇到了“神药”,而实际上,这只是一款消毒产品,并不是药物。

  宣城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在发现这一线索之后,2018 年上半年对这个涉嫌采用虚假的及引人误解的宣传方式欺诈消费者的产品展开了调查。销售这种产品的店名叫“鼻舒堂”,在宣城市有三家门店,分别位于宣城市区、宁国市、广德县。在前期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了解之后,随后的几个月里,检察官多次实地到这些店里进行走访取证。

  “我们当时是以消费者的身份去的,一到店门口就看到店外写着‘四百年鼻炎古方’。”宣城市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副处长高军昨天告诉记者,店里面的墙上还有鼻炎危害等介绍,有的营业员直接穿着白大褂,看上去像医生一样,在介绍产品的过程中,这些营业员也总是自称产品为“药膏”“药”。除了店内宣传外,这些产品在网站、微信号、电视台广告、街头DM 广告的宣传中,都称自己的产品能够治疗鼻炎。

  但高军介绍,实际上,这些店里销售的濞舒朗抑菌膏、扈氏抑菌净,均为消毒产品。且经调查,鼻舒堂总公司淄博一证经贸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不含药品。

  暗访:

  检察官鼻子被插出血

  在检察官们以消费者身份调查时,营业员告诉他们,可以免费进行检查,并试用一次产品。营业员用鼻腔镜对检察官的鼻腔进行了检查,并表示检察官患有鼻炎。“我在这三家消毒产品“治”鼻炎鼻舒堂涉虚假宣传被罚.txt店被检查了好几次,不仅每家店说我患的鼻炎症状不同,同一家店检查两次所说的病情也不同。”高军告诉记者。

  在检查之后,免费试用产品的过程并不好受。营业员用棉签蘸“药”后插入鼻道,几厘米长的棉签需要被固定在鼻道里至少十五分钟。“每次都会忍不住打喷嚏,有一次一个营业员可能不太熟练,棉签插进去之后我觉得有点痛,结果拿出来一看上面还有血。”高军笑着说,因为一个人只有一次免费试用的机会,他们每次到这些店内暗访,都自称是第一次来,最终他体验了6次。

  为了固定证据,检察官在这三家店都购买了一些产品,每一盒产品的价格为198 元,每一次购买最少是一个“疗程”10 盒。即使有优惠活动,消费者们购买一个疗程也要花1700 多元。

  处理:

  四被告需道歉并赔偿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昨天从宣城市人民检察院了解到,鼻舒堂总公司不仅在宣城有三家门店,在全国开设有1000 余家门店,曾被媒体曝光,在很多地方都被处罚过。2018 年6 月,宣城市人民检察院对鼻舒堂总公司以及其宣城的三家门店提消毒产品“治”鼻炎鼻舒堂涉虚假宣传被罚.txt起公益诉讼,这是宣城首例药品安全领域的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经营的产品为“消字号”的消毒产品,主要为杀菌作用,并不具有治疗鼻炎的疗效,但被告采用虚假的及引人误解的宣传方式,已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侵害了众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四被告依法应当立即停止虚假的及引人误解的宣传,在媒体上向公众赔礼道歉,支付相应的惩罚性赔偿金。

  2018年底,宣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四被告立即停止虚假和引人误解的宣传,确认四被告的行为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四被告需分别在国家级及市级媒体赔礼道歉、分别支付6000 元至20000 不等的赔偿金(由法院上缴国库)并承担调查取证费用。该判决目前已生效。

  (查丹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曹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