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鸡蛋助孕: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之子:建设

  

  正如西蒙·佩雷斯在自传中所写,“在许多人眼里,我是个充满矛盾的人”。这位29岁就当上国防部副部长的以色列前总统,在他职业生涯的前20年,比大部分政要都积极地投入战争。然而,之后40年,他转而异乎寻常地关注和平,并在71岁时获得了1994年诺贝尔和平奖。

  佩雷斯的自传《大梦无疆: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近日推出了简体中文版。为了这本书,佩雷斯的次子舍米·佩雷斯专程来到了上海,几乎全程参与了新书发布活动,包括在上海中心的公开演讲以及多个媒体采访。在这本薄薄的书里,西蒙·佩雷斯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小村庄走出,投身犹太复国运动,又如何在本-古里安的领导下建立以色列,并带领整个国家从一穷二白走到世界领先。就在自传完成几周后的2016年9月,这位“犹太国”的开国元勋和政坛常青树,以93岁高龄离开了人世。

  8月底的一红花鸡蛋助孕: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之子:建设个午后,西装笔挺的舍米·佩雷斯从他下榻的半岛酒店走到了马路对面的巴黎红法国咖啡厅,接受第一财经专访。舍米与父亲有着极为相似的面容,但身材比父亲高大得多。

  

  在舍米眼中,父亲身上最突出的性格特质就是“乐观”,而这也是他带给子女的最大财富。他极力推荐记者阅读这本书最后的跋,“这篇文章浓缩了这本书想要讲的一切,尤其是最后这部分”。他用手指着的那几行文字,是佩雷斯借由一位画家的故事,说出了他对自己最高成就的定义:当有人问起画家最好的作品是哪一幅时,画家的回答总是“我明天要作的画”。自传的名字“大梦无疆”,也是这位乐观主义者的自我剖白,他曾说过:“当我们回看过去发生的事情,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梦想更多,没有梦想更大。”

  作为“佩雷斯和平与创新中心”的理事会主席,舍米毫不掩饰自己对祖国所取得的成就的骄傲。与他的父亲一样,他很推崇并相信科学技术与经济资本无远弗届的影响力。“国与国之间的边界问题并不是最重要的,技术、科学、经济、气候变化,当我们谈论这些的时候,我们都不会说起边界。”舍米按掉了一个打到他苹果手机上的电话,加强语气说。

  对话舍米·佩雷斯:乐观和悲观的人都是要死的,但他们活着的每一天质量大不相同

  第一财经:你父亲曾历经战火。位于波兰与俄罗斯边界的小村维施尼瓦是他的出生地,他和父母离开仅仅几年,那里的乡亲就遭到了纳粹的屠杀。他15岁就不得不拿起步枪,保卫学校。后来担任国防部长,从西方国家购买武器,积极筹备战争,还力排众议,坚定地启动了以色列核工业计划。然而到了晚年,他却成为世界和平的积极推动者,荣获了诺贝尔和平奖。从一位战争英雄到一位和平领袖,他经历了怎样的转变?对和平的看法是什么?

  舍米·佩雷斯:当他为国防部工作的时候,他别无选择,必须战斗。可当他有可能追求和平的时候,他会竭尽所能追求和平。不管怎么说,两种做法都是为了国家安全。他说过,战火滔天的时代,人们总是别无选择地要保护自己;只有当你有很强的国防力量,你才有可能追求和平。战争时期,人们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更容易团结在一起。但在和平年代,人们往往很难团结。

  但无论处于哪一种情况,作为国家领导人,都必须捍卫国家安全。从这一点上说,追求和平比进行战争更需要勇气。

  

  第一财经:复国战争时,你父亲那一辈领导人是如何让犹太人团结在一起的?

  舍米·佩雷斯:建国时,大家也并不是团结一致的。以本-古里安为首的一派是支持建国的,但是另一个人数相等的派别认为,以色列不可能建国成功。在他们看来,以色列一旦宣布独立,周围的阿拉伯国家就会发动战争,以色列不可能在战争中存活下来。但是本-古里安是天生的领袖,他用很强势的手段推动了以色列建国。

  第一财经:面对与巴勒斯坦等邻国在军事、经济、宗教上的种种矛盾,作为一名战后的和平主义者,你父亲是否与你们交流过他的化解之道?

  舍米·佩雷斯: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需要建设一个新的中东。他认为,这个世界已经到了以科技和经济驱动的时代,整个国家,包括我们的邻国都需要技术创新。他们必须构建一种基于技术创新的经济社会。当人们致力于经济发展,很多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比如住房、新鲜的空气、水和便捷的交通。土地变得不像之前那么重要了。正是基于这一点,我父亲始终关注未来,重视经济发展,为民众树立信心,为年轻一代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总之,他的观点就是,这是一个新时代,国家可以凭借经济和技术创新变得伟大,这也是他在这本书里写得很多的部分。

  第一财经:在2000多年的时间长河里,犹太人一直在迁徙,在很多地方都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少数族群。你父亲经历了出生地被纳粹扫荡,颠沛流离,最终参与建立了一个以犹太人为主要人口构成的国家。在从移民、难民变成一个国家的主流族群的过程中,你们的心态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舍米·佩雷斯:建立以色列,我们的想法就是,这是一个以犹太人为主体的国家,也是第一个以犹太人为主体的国家。同时,我们也希望建立一个民主国家,我们必须考虑少数族群的利益。

  历史上,犹太人一直都居无定所,尤其是二战期间,600万犹太人被杀害。正是因为这样的历史,才促使本-古里安有了建国的信念。我们也一直在学习,作为一个国家的主流人口,应该怎么做?对于以色列来说,重要的是保护少数族裔,让他们成为这个国家的一部分。

  第一财经: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边界是英国和美国划定的,而不是相对自然形成或经由民族国家之间协商确立,这是否加剧了巴以冲突?

  舍米·佩雷斯:我们不太关注边界,这没什么意义。创新、科学、技术,这些都没有边界,挑战也没有边界。我们讨论全球化、气候变暖,还有那些为了更好的生活去移民的人,他们都没有边界的概念。边界不是障碍。重要的问题是科技和经济,这是力量的来源。边界对一个国家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

  第一财经:这红花鸡蛋助孕: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之子:建设部自传的字里行间,透露出你父亲的乐观、豁达和坚韧,他也是极富魅力且善于施加自己影响的人。能谈谈你所看到的父亲的性格吗?

  舍米·佩雷斯:的确如你所见,我父亲非常重要的特质就是乐观。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乐观的人和悲观的人都是要死的,但是他们活着的每一天质量却大不相同。所以,他经常让我们保持乐观。他认为,乐观者会去行动,会改变现实,而悲观主义者甚至连尝试都不会。

  第一财经:在家里,他的生活处于怎样的状态?

  舍米·佩雷斯:在家里,他的工作也总是很努力。他也经常给我们讲故事,讲他遇到的人,去过的地方,读过的书,这些话题都非常有趣。我们家总是高朋满座,他会邀请朋友来家做客,有哲学家、作家、演员、诗人等等,他的这些朋友也都是知识层面很高的知识分子。我父亲热爱阅读,非常有趣,也很有活力。

  

  《大梦无疆: 勇气、想象和现代以色列的建立》

  [以]西蒙·佩雷斯 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9年9月版